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山雪徕摄影博客

摄海无涯 学海无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爱文学、书画、摄影及收藏。 自创《衡州文化网》, www.hzwh.net。设有书画、诗文、摄影、衡州名人、衡州名胜,为各界文化人士提供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。受到国内外网友的青睐和厚爱,愿天下朋友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!

[原创]湘江的渔者  

2008-06-28 23:02:18|  分类: 雪徕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2008年6月22日下午,来到蒸水与湘江交汇处的石鼓嘴。夕阳渐渐西落,一艘艘小鱼船在水上漂泊,船上的鱼者头顶烈日,时而划桨,时而撒网,时而收网,一条条白嫩嫩的鱼儿在网里闪烁着银光,打鱼人乐呵呵地对岸上人说﹕“今天收获不少!买鱼不?”看到鱼者的高兴劲,我心里也乐滋滋的,於是便用手中镜头一一记下此情此景。回到家里,在QQ空间看到好友寒枝的一篇大作-----《湘江的渔者》,确是绝妙美文,与我所摄图片巧然暗合。现将图文一并献上,供大家分享﹕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 湘 江 的 渔 者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作者   寒枝

湘江有一种以捕渔为业的人,一年四季生活在船上,在一条划子上安装玻璃钢棚架用来遮风挡雨,再配马达做动力,白天系在某棵树下或者码头边,晚上捕渔,凌晨三四点钟,在湘江里撒开鱼网,天亮前收网,然后乘早市让给鱼贩子,他们或者是湘江世袭的鱼户,或者是进城的渔农,春夏秋冬长年不辍.

往往鱼贩子经过三年五载的打拼,生意越来越火,或是买下门面立业,或是买下房子安家,逐渐过上殷实的日子,而捕鱼人仍然以一叶小舟与鱼较量在风雨江湖,他们嗜酒而健谈,追逐潮汛,以水为家.

阿键就是这若干鱼人之一,阿键五十开外,父母亡故,单身一人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一人穿暖全家不冷,是湘江世袭的鱼户,早年招工进港务处当搬运工,改革开放后,港务处倒闭,又重操旧业.

现在,阿键约了一个穿着颇为气派的酒友,来到桥头小酒馆,正值中午,深冬的太阳懒洋洋地照在疏阔的梧桐叶上,阿键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,因为怕冷,把衣领竖起来,,腰间扎了一根皮带,脚下蹬一双皮鞋,鞋尖上翻,露出察痕,凌乱的头发像河岸随意的一把野草,青黑的脸颊,皱褶像刀刻的,而突出的尖嘴颇似一条鳜鱼,几米开外,人们就闻到鱼腥味.两人就了一方小桌子,要了一瓶邵阳大曲,一碟花生米,一碟牛蹄筋,一碟红菜苔,嗅嗅酒杯,做了个请的动作,就相互喝了起来.

"沙场怎么样"阿键捋了一下下巴. 

 "一言难尽"酒友叹了一口气,"欠款太厉害,来来,先喝"

 一阵沉默,阿键反复打量后说:"你也会有搞不定的事?"

 "哎,现在哪个房地产公司不是黑白两道吃,白道拿地皮,黑道搞拆迁,建筑商垫款卖楼花,材料款欠得一塌糊涂,房价一天天高,沙价一天天低,有些公司干脆自己经营沙场, 养一批地痞流氓,闲时代人收账,打架斗殴,忙时强行拆房."

 "见过"阿键眼睛里射出冷冷的光:"黄头发,斜挎包,里面装了杀猪刀.头可断,血可流,皮鞋不能不打油."

 "发包方欠开发商的,开发商欠建筑老板的,建筑老板欠材料款和民工工资.最后用一套天价房子抵沙石款,你看,我手里这种房子都几套了, 键哥,今年五十了吧,不要在河里讨日子了,上岸吧,先到我那住着,设法寻一门亲事."

 阿键抿了一口,沉默着望了望. 清濯的面孔似乎还留有当年的英气

 "每天帮我照看沙场,管几台机器,也不离开这条河."

  阿键还是铁青了脸喝酒. 眉间拧出一个川字.

 "我们亲喝酒,明算账,每月付你工资,唉,什么事都让我们这些人摊上了,60年代我们上山下乡,70、80年代单干下岗,90年代全民经商,现今企业改制工龄买断,老话讲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现在是三个月河东,三个月河西,今天花花轿子人抬人,明天站着进来,躺着出去."

 阿键用眼挑了挑:"我是风尖浪口过日子,你是刀尖子上讨生活,人人有一本难念的经,还记得下放那阵子吗?我们饿得倒睡在山坡上,眼睛翻白,你去农民地理弄一个红薯,结果挨了斗,把你架起游乡,打得遍体鳞伤,我砸开河里的薄冰,网到两条鱼 一条送了大队支部书记,一条给你熬汤."

"那事打死都记得,冬天我们一起去放卡,打狗,仅管贫穷却很知足,也单纯,大家谁不青春年少啊,阿键,这些年河里的日子也太委屈了,上岸,我帮你找一门亲,酒冷了有人温,衣脏了有人洗,病了有人照料,脚冷了有人焐"

"唉"阿键眼睛有些湿润:"你知道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,找了女人先不说拿什么去养,光要受人管, 我就受不了,现在,打打字牌,喝喝酒,自由自在,不上岸了,以后就活在船上,死在船,尸体喂鱼,这一生欠鱼的太多.冬天炸鱼窝,春天猎鱼籽,夏天到河滩放醉,秋天用夹网赶捕,每当鱼上水吐泡,我总怀疑是鱼在密谋和诅咒."

"阿键,谁让它生而为鱼呢,牛犁田马吃谷,这是上天的安排.就像我们生来就要被建筑商宰一样."酒桌那边的说得非常动情,话锋一转:"这把年纪了,又没有保险,做一天吃一天,下雨刮风挨冻受饿,一场病下来,医药费都揍不齐,到时喊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."

 "我不怕死,但求死得痛快,到时候,我措施得力就行,你属沙石,我属水,要的就是这一份自由自在,"

  "上岸吧,就算是帮我”

“我都过不惯岸上的日子了,你的好意终身难忘,我认命了,阿键就是这贱命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,有一个财主,一生就是敛财买地,为了这个愿望,他起早贪黑地干,一天,财主正在莳田,一个乞丐在树阴下睡觉,财主问,你为什么不去干活,过点好日子,乞丐反问,你这么做是为什么?财主答,为了将来不做,乞丐说,你看我现在用得着做吗?财主哑口无言."

"好吧,我也知道,你就是这倔脾气,什么时候有事了打声招呼"

"好,今天这小单我买,是我把你拖来水边的.哪天由你买像样的单"

 ..............

许多日子过去了,当我看到烟雨中的鱼划子,就会想起阿键,想起他自由自在的品性和了无牵挂的人生.每当听到酒席上一只鱼的做法引来惊呼和赞叹,就会想起阿键沧桑的谈吐和哲学家般的寓言故事.

不管人生多么辉煌,日子总是如水的归赴,阿键正加入了湘江上的点点渔火远去.温暖了诗人的意境.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25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